造雪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造雪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字塔尖的高级定制还是不是时装艺术的终极梦想-【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48:12 阅读: 来源:造雪机厂家

上世纪50年代,是法国高级定制的黄金年代,高定“Haute Couture”是受法律保护的命名。

图为2014年,“50年代——法国时尚(1947-1957)”大型回顾展

今年年初,郭培以“客座成员”身份受邀参加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

2009年“一千零二夜”的秀上,郭培找来了78岁的名模卡门,她设计的衣服大多在100斤以上,两个男模为卡门撑着袖子,走完了全程。

蕾哈娜这件被戏称为“蛋饼装”的华服,由55磅重的雀黄皮草编织而成,耗费5万多小时。

背景:在法国,只有被列入高定周官方日程表才可被称为高定(Haute Couture),其他定制服务有中等定制(Moyenne Couture)、小定制(Petite Couture)、半定制(Semi Couture)。

如果不是蕾哈娜在Met Gala一袭抢尽风头的“蛋饼装”,没有这次“生意”,郭培或许不会这么快得到国际认可。“虽然出乎我的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她告诉第一财经。

4月21日,美国《时代周刊》公布了2016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服装设计师郭培入选并分列“艺术家”,与她同时入选的华人还包括习近平、蔡英文、屠呦呦等。官网照片中,年近五旬的她双手合十,波波头、红色直身裙、金色高跟鞋——这是年初以“客座成员”身份受邀参加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的谢幕瞬间。

在这一主题为“庭院”的秀,金色是郭培最爱的颜色。金竹子、金色中式屋檐、金漆勾缝的纯白色玻璃方砖,当然,最晃眼的要属绣着繁复金色刺绣的高定华服。这一古时象征皇家、皇权的色彩,也契合着郭培过往30年的人生履历——北京奥运会颁奖礼服设计师、法国高定工会成立158年以来首位受邀并列入官方日程的亚洲设计师,她一度包办春晚八成的女装礼服。

郭培的服装王国,无疑是金光闪闪的。她在改革开放时期进入服装设计领域,1997年创立公司玫瑰坊,同年获得“十佳”称号。在那个年代,哪个明星上场面缺衣服了,或是有钱人需要显露品味和身家,资历深、会说话的郭培,是他们能想到的头号人选。从明星、名流入手,也是当年设计师被大众认识的最普遍途径。

但在服装设计上,早期的郭培和大多数中国设计师一样,都没能逃脱过“抄袭”的质疑。很长一段时间,“东方高定”也无从说起。从街边裁缝铺到商业品牌,从商场到时装周,越来越多的国内品牌及设计师打着“高定”旗号,但绝大多数都逃不过“伪高定”和“山寨”。“这种高度和标准绝不是一蹴而就的,高定有着严格的要求。中国设计师现在很多都先寻求国际发展,但是我想,在走向国际舞台之前,首先应该尊重国际化的标准和规范。”郭培在答复第一财经的邮件中写道。

2016 LANYU高级定制春夏“Vintage”系列

兰玉正同法国高定工会申请会员资格,一般发布三年以上高定系列才可申请

这么近,那么远

“2010年,我们给罗海琼设计婚纱的时候,当时(国内)还没有‘婚纱设计师’这一职位,但现在叫兰XX的婚纱品牌就有十几个。”说起自己的同名品牌LANYU被山寨,兰玉觉得又好笑又无奈。不久前,这位设计师刚过了30岁生日,今年的礼物有: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开幕秀、进驻巴黎大皇宫的第五次高定秀——这里也是每年Chanel举办例行发布会的场所。

通过网络传播,高圆圆、李小璐等明星的婚纱,让人们第一次知道了兰玉。作为“85后”,兰玉及其团队打了一手互联网营销好牌。“我们是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设计师品牌。”她曾说。谢娜结婚的时候,LANYU官微定时抛出一些婚纱的幕后故事,每天涨粉约8到10万;她都把新品发布会做成直播,还给品牌粉丝“蓝精灵”组织见面会,包括包括下午茶、晚宴或者舞会;去年年底,LANYU高级礼服上线,选择在纽约时代广场发布宣传片。

在中国,几乎每个高定设计师都是能说会道、擅交际、高情商的代表。一位采访过郭培的记者总结,她能从做衣服说到宇宙大爱,从绣花说到轮回,且观察力与判断力绝佳。“从客人进门到我办公室有十米远,在这十米的时间里,我已经大致判断得出她是什么身份,会喜欢什么衣服。”

高定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小众市场,它放大了人们对时装艺术的渴望和幻想,也成就了商场的金钱游戏。据《金融时报》报道,Dior和Chanel的高定去年都实现了销售增长,而Armani Privé和Atelier Versac销售额则分别增长30%和50%。表面上看起来正在衰落的高定,依然为高级时装市场带来了近7.05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同时,设计师们开始意识到,富裕而乐于消费的年轻群体,将成为消费经济中的下一代主力。《中国时尚产业蓝皮书2014-2015》也指出,从去年起,消费海外奢侈品的中国买家,67%也会消费定制产品。如何找到这部分精准定位的人群,成了当下各个品牌的逐鹿之地。连上海时装周上的设计师成衣品牌也马不停蹄想加入这个行列,从年轻的Cindy Soong到资深的JI CHENG,新老品牌都有意走上多元化发展,或设立高端的高定线,或开辟年轻副线,这种多线并行是否真的有益国内服装业发展?

“现在很多设计师,自己的品牌还没有做的太稳当,就有副线一、副线二出来了。”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向第一财经表示,找对受众群集中发力,是维护品牌形象的最好方式。这让她想起来了2014年10月上海时装周国际品牌Giambattista Vali发布那天。“有人跟我介绍,这个包55万,那个100多万,那天我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名媛,什么叫名流汇集。”这个意大利品牌是法国高定工会的永久会员,此前在大陆只有连卡佛有售,主攻的是那些一年飞两次巴黎参加高定时装周的贵宾。“一共只来了200个客人,但完全是秀包包、秀手表、秀衣服。那些观众才是真正的高定客户群,若能争取到这一批消费者,你就可以了。”

法籍华裔殷亦晴刚被法国工业部授予“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称号,并在年初的巴黎高定周迎来自己的第八次登台。

4月,从巴黎高定周空运回的LANYU高定系列出现在上海高定周showroom。摄影/吴军

没有标准的中国高定

与上海时装周首秀相隔一周,LANYU的高定礼服又出现在了上海高定周showroom。“三套礼服,刚刚从巴黎空运回来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个showroom规模不大,但品类甚多,除了衣服、鞋子、配饰,还有看似不沾边的家具和蒸汽熨斗。“法国高定工会才13个(永久)会员,我们已经有五、六十个了,其中服装是主流,占近半。”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秘书长殷姿向第一财经解释道。“我们倡导一种有文化、讲品质、有品味的生活方式。”

近几年,“高定”走入大众视野,还得归功于彭丽媛出访时的精致装扮,随之而火的,是“无用”设计师马可——2008年,她成为首位进驻巴黎高定周的中国设计师。“‘第一夫人’为中国设计师做出的瞬间的市场效益是我十年经营的好几倍,而且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前《iLOOK世界都市》杂志出版人、买手店薄荷糯米葱投资人洪晃曾感叹道。

在中国,“高定”往往被理解为私人订制,或者价钱昂贵的量体裁衣。而在法国,只有被列入高定周官方日程表才可被称为高定(Haute Couture),受法律保护。尽管每年都有人唱衰,Chanel的高定系列和成衣系列看起来几乎没有区别,但法国高定工会对会员资格有着严格的审核标准,比如,在巴黎设有自己的工作室并雇佣至少15名专员、每年参加两次高级定制展示、每季不少于发布35套日装和晚装,等等。

那么,品类多、会员多、去年刚创立的上海高定周怎样制定入会标准?“比起法国高定工会的标准,我们的拟定起来更难,因为是跨界的,不只有服装。”她表示,虽然很难将标准细化到工艺方面,但会把这些定制品牌的共性挑出来,尤其是客户体验和服务。“从专业领域,标准会分落到各行业,比如服装、鞋履的定制。由我们的会员分别提案,他们现在是中国顶尖品牌,是很有话语权的。”至于标准何时出炉,她表示暂时没有时间表。

服装设计师陈野槐参与了本季上海高定周开幕秀,这个美国纽约时装学院招收的第一代中国留学生,2009年归国后创立品牌Grace Chen,客源名单中包括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中国没有高定周,也没有高定协会,加入是觉得自己有责任,应该站出来。”她告诉第一财经。“至于效果,暂时还没看出来。而且我听说,北京也要办高定周。”

“早就应该建立这样一套高级定制的标准,现在已经太晚了。定了标准,你才能够有门槛,才有规范的标准。随便抓两件,就说是定制,这样不行。”一位参加上海时装周的设计师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外的高级定制设计师,都是从业20年以上的。说到底还是文化,高级定制不是设计,也许时代改变,出现了二次元、三次元,但传统仍在延续,比如说社交名媛舞会,还是讲究优雅美丽的,而不是怪异的。现在的高定太激进了,也许十年之后中国会有真正的高定。”

上下料机器人

室外钢结构防火涂料

全包设计装修

发电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