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雪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造雪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春节我的年味

发布时间:2020-03-04 12:57:51 阅读: 来源:造雪机厂家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北宋文学家王安石的名句生动地描绘了中国人在春节期间放爆竹贺新春的习俗。春节这个在国人心中最为重要的节日,也是人们最为看重的,因为在这个节日里,亲人们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大家都把春节里的年味过的十足。随着时代的发展,年味在九江也呈现出了不同的形式。

中国的农历新年每十二年一轮回,但在瑞昌市码头镇翠林村柯家咀,在除夕一大早祭祀祖先这个最盛大的活动却从未改变。

村民朱巨回,今年已近60岁,在他心里,祭祀祖先是一年中最隆重,也是最重要的仪式。除夕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我就会起床,把提前准备好的鲤鱼、猪头、酒茶等祭祀品带到祠堂,等待着同村的其他人。每个人都很重视,每年全村人到齐时,天都还没有亮。因为我们觉得正因为有祖先的庇佑,我们村才能人丁兴旺、人才辈出。所以在我们吃年夜饭之前,应在最早的时间里让祖宗先享用我们的祭祀品。据朱巨回介绍,该村在祭祀时最热闹场景便是全村人一起在祠堂前燃放鞭炮的时候,在鞭炮燃起的巨响声中,人们说说笑笑,谈论着对来年的美好心愿,也正是在这一声声鞭炮中,柯家咀村民拉开了春节的序幕,并将每年的春节过得年味十足。

而在都昌县的一些村落元宵节最热闹的内容还便是扬龙。扬龙就是舞龙灯,有些乡村的龙都是稻草做的,一节节草龙用一根长长的草绳联系起来,每节草龙插上几跟香。二三十节或者四五十节或者一百余节草龙连成一条长龙,每节草龙下插一根木棍,由一个少年持棍举着。龙头硕大而威风凛凛,俨然一个捉鬼驱邪的大神,须得一位壮硕的小伙子才扬得起这么大的龙头。天黑不久,在乐队的伴奏下,草龙带着自己的使命从香火堂庄严地出发。

这条草龙穿过黑暗的村巷,挨家挨户地游历。每到一家门口,所有扬龙者齐声喝彩:龙来龙来,四季发财!那户人家赶紧点响早就准备好的爆竹,给草龙施礼上香,还得送给扬龙者一些香烟和钞票。一些没有资格编入队伍的三两岁小孩,也得举着一节独立的草龙,躲在大人的怀里大喊大叫,跟在长龙之后讨几根香火。

直到村子里每家每户都到过,扬龙活动才能结束,拉下任何一家都是大忌。扬龙结束以后做什么?这条草龙如何处理?这是整个事件十分关键的因素。人们将完成使命的草龙送到村口,堆在一起放火焚烧,一边焚烧一边发出驱赶野兽和畜牲的声音,诸如咋嗬、呵叱。扬龙的作用在于驱邪捉鬼,草龙之所以要走遍每家每户,就是为了把每家每户的鬼魅和邪气都抓起来,然后一把火烧掉。

其实,在浔城的很多地方,人们都用着各自的方式庆祝新年的到来,无论是什么方式,表达的都是他们美好的愿望与祝福。但相较于他们所创造出的年味,有些人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与家人分享而使自己的年味平淡无奇。

每到年底,在人们的印记中,总是红红火火的年货街,四面八方的人涌入其中,有的置办年货,有的为亲人挑选过年的衣裳,到处都洋溢着节日到来前欢悦的氛围。然而还有这样一群人,在除夕夜、春节里选择不回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或者为了在春节期间多挣一点钱,或许因为其工作性质不允许他们回家与亲人团聚,亦或许为了避开春运大军、各种压力,但不管何种原因,这些人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他们称之为春节不归族、春节恐归族。他们或远离亲友,或孤身在外,春节的年味在他们身上就显得有些平淡。

彭娟是典型的春节不归族,她来自湖南省常德市的一个县城,2005年跟随姐姐来到九江,凭着她们学习的手艺在九江市浔阳区浔阳东路上开了一家湖南特色米粉店。因其做的地道,每天前来吃米粉的人络绎不绝。为了能多挣一些钱,她们两班倒,从早上五点半开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春节期间都不关门。彭娟说:家里的孩子多,还有父母要供养,为了能多挣点钱补贴家用,从05年开始,我们都没有关过门,在春节里也是。谈及春节不能回家的感受,彭娟说道:哪个人不想回家和亲人聚在一起看春晚,吃年夜饭啊,但为了能多挣一点钱,我们就不得不放下那些念头,虽然我的店是个小店,但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去做,一天下来,我觉得自己的腰都累断了,因为一站就是一天。姐姐和姐夫一般是大年初八左右回来,那时我们就回去看看父母和孩子们。"和春节不归族不一样,春节恐归族以在都市工作的青年白领为主,他们有假期,也有能力买到回家的票,但他们仍然一说起回家过年便仿佛谈虎色变,变得彷徨、犹豫、内心充满着激励的思想斗争,并非他们不想回家和家人团员,与亲友过年,只是现实的种种压力与无奈让他们最后打消了回家的念想。

柯绪贵是九江人,2008年在武汉一家软件学院毕业后在深圳市一家眼镜公司做技术员,因有扎实的计算机功底,他很快学会了眼镜的制作流程,同时该公司每天要同很多外国人打交道,会英语将在这家公司很吃香。在大学里善于交际的柯绪贵的口语很不错,很快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工资一涨再涨,事情发展下去仿佛有了一种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味道,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柯绪贵有自己的烦恼,今年即将28岁的他至今却没有对象,父母朋友每次见面就会必问今年有对象了吗?什么时候结婚?之类的问题,让他很反感。柯绪贵说:在大学里谈了一个,感情也还可以,但是毕业后她的父母因为我家里比较穷,便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她虽不嫌弃我,但最后还是架不住父母的压力和我分开了。随后的几年,我一直在位找一个好工作而努力,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谈对象的问题,一晃我都快28到结婚年龄了,还是没有对象,自己也着急,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父母都问我找到对象没有,我真的很烦恼,却无处诉说。随后,他一想到过年回家,除了父母,还有亲戚朋友这方面的问候,他就不寒而栗,因为他早已疲于应答,与其面对这样的境地,他最后选择了逃避,以图耳根清净。

春节,对于国人而言,意为着团圆、希望,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有些人春节过得充满了年味,但也有人的年味虽平淡,但他们的心却始终和家人在一起。不管何种人,在春节这个举国同庆的日子里,不论身处何地,所做何事,家人希望的都是他们平安快乐。

记者倪晓锋 实习生郑韵

菏泽订做西装

辽宁工服制做

辽宁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