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雪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造雪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守望者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2:00 阅读: 来源:造雪机厂家

金融守望者

自从负责国际债券承销和发行业务后,美银美林全球副总裁詹姆斯•奎格利(James Quigley)就成了“空中飞人”,在一年当中,他要飞往30多个国家和地区。奎格利说话的语速,一如他超快的工作节奏。  从1983年加入美林证券(下称“美林”)开始,奎格利在美林(后与美国银行合并,现称美银美林)工作已有近30个年头,是投资银行业坚守型的高管。  2007年,美林被陷入困境的CDO市场卷入深渊。2007年三季度,美林持有的有毒证券为公司带来80亿美元亏损减记,到2008年第二季度更高达94亿美元,美林一度频临破产的边缘。2008年9月13日,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肯•刘易斯(Ken Lewis)与前美林首席执行官约翰•赛恩(John Thain)在纽约的一次会面,最终让美林“活”了下来,美银以全股票交易方式收购美林。  金融危机使投行的业务更加艰难,因而也成为跳槽最频繁的行业之一,可奎格利并不赞成跳槽:“虽然投行业没有记忆,但投行中珍贵的客户关系却是最需要记忆的。”他记得美林所有的历史和在全球各地所有的客户,他深信客户也会欣赏这一点。  从1983年加入美林,他就告诉自己再也不要离开,因为那里给了他在其他地方无法给予的发展机会。“我将来还会在投资领域,即使(投资行业环境)发生变化我也不会离开。”  奎格利认为,投资银行有必要复兴建立在客户关系基础上的银行业文化,但这关键在于投行的管理者能否转变思维,加快整合和改变,这是结构性产品与信贷推动的繁荣时期明显缺乏的东西。  美银美林在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每一步都留下了奎格利的印记。“在新兴市场国家中,中国是第三个发行全球债券的国家,在此之前还有阿根廷和墨西哥。”  谈起美林证券在中国的发展,奎格利回忆起了他的“处女作”。1994年1月14日,中国政府向美方登记发行10亿美元全球债券,美林证券承担了此次发行的咨询业务,并负责帮助中国首次发行全球债券。当时,奎格利负责管理整个发行进程。2003年11月22日,中国再次在国际市场推出10年期10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奎格利仍参与其中。  从乔治•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经济系毕业后,奎格利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全球范围内的债券和金融业务。  在美林30年的工作经历,让奎格利认识到美林很难再有其他的业务——即使现在业务方向开始向信用方向转变。  奎格利向客户承诺,保证和他们合作过的业务还会存在,并且将来也会继续做再融资业务。未来,世界各地的客户仍然能够在美银美林找到这位坚守者。“我希望在事业生涯结束时,能够对着镜子告诉自己,我给全世界所有的客户带来过资金。”  欧洲银行应回归基本模式  《财经国家周刊》:当前,很多欧洲国家试图通过让新兴市场国家购买债券的方式来拯救欧洲,您认为这样可行吗?您如何分析当前欧洲投行面临的经济环境?  奎格利:1957年,西欧国家就建立了统一经济体,签订欧洲经济体条约,却没有创造出一个自由的市场。客观上只是增加了欧洲的国家主义和其他国家在欧洲的投资风险。回顾来看,如果要建立一个统一稳固的经济模式,统一用一种货币,联合个体国家,就应该再造国家民族主义。如果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政策和货币,人们会有很多方式转移他们的经济问题。  欧洲当前最应该做的是摆脱困境。欧洲政府部门现在需要重新评估过去的工作模式,过去的权益计划项目,重新考虑政府与国民之间的社会契约关系,因为政府早已经支付不起这种社会消费结构。欧洲民众需要更加努力工作,减少休假时间,投入更多技术和得到更多产能。  《财经国家周刊》:您如何看待欧洲银行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奎格利:一方面,欧洲银行已经过于饱和;另一方面,很多欧洲银行为了摆脱金融危机而选择的商业模式错了。以德国银行为例,德国银行是以促进当地工业增长为基础的,然而,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德国银行却损失了几十亿美元,在亚洲的过度投资,对于银行来说是不可持续的;2008年金融危机时,很多银行投资美国抵押债务,打包资产证券化产品,如债务抵押债券(CDOS)、债务借贷证券(CLOS)等,这也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欧洲银行的商业模式更像是介于银行和对冲基金之间。  欧洲的另一个问题是,监管者反应太慢,不敢试水。当前很多问题可以通过并购解决,尤其是跨区域、跨国家的并购。  总之,银行未来还是要回归到基本的银行模式,而不是衍生出很多他们自己都不懂的业务。  美国对投行业的监管会有大变化  《财经国家周刊》:你认为美国银行业同样如此吗?因为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也合并了?  奎格利:美国银行系统同样存在问题。金融危机近四年来,很多银行都已经不复存在。美国银行收购了美林证券、雷曼兄弟倒闭,银行间出现了大规模重组,并有很多的裁员行为以及改变公司战略的最高决定。  不过美国的情况与欧洲不同,美国银行与美林证券合并是因为有一些遗留资产整合需要处理,这是例外。对于美国银行诸多不固定的全国移动客户来说,他们没有时间像上个世纪80年代那样,与美国银行分布在全国的50多个银行做交易,他们更希望通过完全的中介商来完成生意,所以,为了维护与这些客户的关系,有更多的业务需要我们做。  对于自身来说,当前美银美林的系统问题在于合并美林后,银行规模太大了,已经超过了金融危机问题的范畴,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今天美国银行体系比四五年前要大得多,这就意味着银行管理信用更高,资本水平更高,商业模式更合理。  《财经国家周刊》:2008年美国银行收购美林后,与此前相比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吗?  奎格利:谢谢你在这次整合中提到我。这次整合的战略逻辑是没有问题的,在我任职美林这么多年来,几乎所有美林的CEO都达成共识,认为这是个最好的战略规划。对于美国银行来说,几乎所有美银的工作人员在合并后,都对美林持有一致的看法。因为这场交易是在困难时期达成的,希望以后情形会有所变化。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未来还有三四年时间是困难期,但是困难期过后会证明,两个公司的合并将发挥其最大价值和在世界的市场地位。美国银行与美林的合并有助于美国银行的全球化,使得美国银行更加国际化。  《财经国家周刊》:当前经济环境下,您怎样看待美国政府对投行的监管?  奎格利:我认为金融监管制度是处于动态变化中的,未来2~3年一定会有更多改变。在美国,金融管制部门正尝试着创造一个增加公众和市场信心的管制环境。保证金融体系里的流动性很重要,但是需要通过监管部门不会加以阻碍的方式来流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和这个行业巨大的资产将会超过预期,投资行业的实力以后还会有变化。  新兴地区银行模式创新要谨慎  《财经国家周刊》:作为前美林银行拉美区域的主管,您十分看好拉美机遇,并在那里复制了美国银行模式,但是很多别的银行却在那里创造了新的发展模式,您为什么是复制而不是创造一个新的银行模式?  奎格利:很多银行在拉美都会犯一个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建立以巴西为中心的商业模式。当他们看待拉美时,只从巴西一个国家来做判断。如果你要在拉美建立商业模式,你必须在巴西建,但是只在巴西建的话,这就成了巴西模式而不是拉美模式。所以我们在墨西哥包括墨西哥城都有办公室,我们的拉美基地是在哥伦比亚的投资银行办公室,我们在阿根廷的资本市场有投资银行,所以我们的业务和模式在拉美是多样化的。  《财经国家周刊》:您如何评价在拉美区域的银行模式创新?  奎格利:当我回顾华尔街在拉美的30年时,我想那里是一个失败商业模式的坟墓,这些失败的商业模式主要表现在他们过于集中在一个国家,所以美银美林想在拉美建立一个分地域差异和区域优势的商业模式。  智利是一个适合做商业的地方,我们在那儿设了很多岗位,也是我们在拉美唯一一个做过小型家庭证券、交易商证券等业务的地方。在那里,我们除了交易之外,还有很完善的银行体系,包括地下投资银行,但是那里很难建立大规模的业务,因为市场太小,银行太多。  《财经国家周刊》:美银美林如何把握在包括拉美、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机遇?  奎格利:美银美林在新兴市场有相当大的规模,这都是给我们客户的长期承诺,提供给他们相关和定制的服务,包括本地的企业和跨国公司,这样他们就可以充分发掘在世界各地增长业务的机会。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