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雪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造雪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奇隆起初不想留在小虎队希望再圆校园梦【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2:34:59 阅读: 来源:造雪机厂家

吴奇隆 资料图片

他曾经叫做“霹雳虎”,年少追风,红极一时,令人称羡;

但转眼,他又是情深款款的梁山伯,潇洒不羁的萧十一郎。

他在演艺圈的20年,始终勤恳敬业,不妄言过往名声,对私生活守口如瓶。

记者近日对他的电话采访中,他几度沉默,似乎不愿触及一些伤感往事,但是,每次他沉默过后说出的话,便显得格外真诚,仿佛借用了时间的力量。

过去:“小虎队”聚散皆随缘

童年的《红蜻蜓》、周末午夜的《青苹果乐园》、少年心头的《爱》……“小虎队”留下了一个经典的童话。今年是“小虎队”出道20周年,面对过往辉煌,吴奇隆淡然说,一开始他并不想留在“小虎队”。

记者(以下简称T):对于“小虎队”,你最初的记忆是什么?

吴奇隆(以下简称W):最初只有不情愿的感觉。我国中(即初中)毕业就进了体专,搬到宿舍,过的是运动员生活,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但是被发掘加入“小虎队”后,这种生活就完全被打乱了。老师觉得我不务正业,同学不愿跟我出去吃饭,所以我本来打算第一年就离开不做的。但爸爸做生意失败,家里欠了很多债,我没法不做。

T:其他两位成员知道你的想法吗?

W:他们应该不知道吧,那时大家年纪都太小,我不喜欢跟别人讲。(团员关系好吗?)我们应该是组合里关系不错的,因为我所知道的其他组合,多少会有点争执,但我们从来没有过。

T:后来是因为“小虎队”红了才改变想法的吗?

W:我一直没有“红”或“不红”的感觉,因为什么都是公司安排。当生活逐渐变得不自由,当自己变得被更多人关注,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我的想法一直都没有改变,骨子里一直想做运动员。

T:那几年收入应该很高,足以为后来的日子打好了基础吧?

W:没有,我完全没有存到钱,赚的钱全部还债了,还了12年的债。而且,那时的我有一种强烈的心虚感,因为实在太突然了,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红。我们三个都不是专业出身,歌唱得不好,舞也不见得跳得好,只是因为台湾从来没有这样的团体,所以就这样红起来。旁人会有想法,我们自己也会不知所措。

T:小虎队从未想过重组吗?20周年有什么特别安排吗?

W:当初解散并非刻意,我和志朋相继当兵,有朋要去留学,偶像组合不能人等人,所以就散了。这些年来,歌迷都在问会不会重组,毕竟是伴随大家成长的记忆,我也想要个形式来纪念,但目前没有明确安排。因为我们三人已经是不同公司,凑在一起也只能随缘。如果有单位愿意组织协调,让我们一起重返舞台,我也乐观其成。

现在:打戏容易哭戏难

都市情感剧《大约在冬季》刚刚播完,39岁的吴奇隆在冰城哈尔滨演绎了一段苦情恋曲。此前总看他演动作戏,经常看到他受伤的消息,但没想到,在他眼中,哭戏比打戏要难上100倍。

T:终于转型不演打戏了吗?

W:算是新的尝试吧。这次演一个白领,年轻有为,但感情压抑,对喜欢的人不会表达,只会默默守在一边。

T:以你的形象完全可以演小生,为什么来内地演的大部分是打戏?

W:(笑)小生也可以打啊!我是运动员出身,很多动作都能自己做,画面感觉会比较好。我来内地拍的第一部戏就是武侠剧,所以后来有很多类似的戏找我。其实武侠剧比较有市场,之前就有外国的朋友说看过《萧十一郎》。

T:拍武戏会经常受伤吧,文戏会不会容易些?

W:拍动作戏确实很吃苦,受伤是常事,我身上能断的地方都断过一遍了,最严重的一次是脊椎断裂。但我还是比较喜欢拍武戏。文戏需要动用很多感情,我很怕演哭戏,因为我个性强,要哭就必须强迫自己想不开心的事,每次哭完之后都会头痛。

T:除了演戏,你应该还有很多别的事在忙吧?

W:对,投资影视、开餐厅,不光为了赚钱,而是可以体会不同的生活和工作环境,这对演员来说是好事。坐在家里想,是想不出戏的,接触不同圈子的人,会觉得每个人的生活都有意想不到的精彩。

将来:希望再圆校园梦

年轻时的吴奇隆,与很多偶像一样,绯闻不断。随着年岁增长,他越来越知道如何去保护自己、保护家人、规划未来。如果说还有什么心愿,他说,为了弥补年轻时的遗憾,他想回校园念书。

T:感觉上,你性格很冷淡,对过去的辉煌都看得很轻,是吗?

W:不是冷淡,是内敛吧,我不愿意多说话,因为说不如做,做了大家就看得到。我习惯了不去依靠任何人,却想成为很多人的依靠。既然一个人能撑得过去,就不用说出来大家一起哭,不用去影响别人的情绪。

T:之前马舒

剑雨幽魂

末日沙城

小镇物语无限钻石版

明星大亨破解版